首页 小说 奇幻玄幻 镇世决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237章 只是诈尸罢了(大封复活)

点击下载昼白读书网APP小说转码失败请多刷新几次章节即可恢复

镇世决 秦襄 3537 2021-06-10 23:17

  烧酒葬胃啊。

  第二天起床时,但凡昨天晚上喝酒的人,无一例外的四肢酸痛无力。

  但是训练没有停滞半分。

  有的时候,在高压之下放一个假,反而能让这帮新兵的紧迫感更加强烈,每个人都顶着肌肉拉伤的疼痛感完成任务,做几乎超出灵力上限的灵术训练,或者高强度的体能训练。

  每个人都紧实了许多,也晒黑了,越来越像一群常年奔波劳碌的雇佣兵。

  小西塞尔对此很满意,甚至在心里乐开了花。

  伴随着日复一日的重复,嘉娜长官开始为他们加入灵活度和反应力训练。

  相比较其他人,白涟舟在有关灵敏性和反应速度的训练中更胜一筹。一方面他是风灵师,有天生的速度优势,另一方面,他能够通过规范的灵术训练,将自己几种元素的转换速度大大提升。

  他现在已经可以熟练地运用风和水两种元素,并且对于锋矢的把控力更强了一些。

  渐渐的,他想起了自己在精锐军团时的日子,那接近绝望的半年。

  顶着烈日,吃着生肉,喝着烈酒,白涟舟觉得自己的耳边全是呼啸的风声和沙尘。

  唯一能让他感觉到无法忍耐下去的,是无数旁人的目光。这接近半个月的时间里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注视着自己,那种比太阳光线还要灼热的凶光。

  这种感觉,旁人是根本无法想象的,白涟舟倒是习以为常。

  从小,他的名字,他的姓氏,他那毫无进步的灵力回路,都会成为别人的笑柄,带有恶意的嘲笑无时无刻不伴随在他左右。

  这次......带着些许危险的杀气。

  “欸,师弟......加练去啊,别歇着,考核的日子没几天了吧?”凛夜刚刚结束他的绕树一百圈长跑,瘫在白涟舟身边问道。

  “嗯,好像是的。”白涟舟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,“师兄,你不觉得最近总有人盯着咱们看吗?”

  “谁有空看你啊,看你长得帅?看你个子矮?”凛夜哈哈一笑,喉咙里呼哧呼哧的,“我看你就是累的,神经疲惫。”白涟舟眺望着远处还在加练的士兵们,突然问了一个问题:“假如有人要杀我,你觉得会是谁?”

  “啊......这个问题,不好说。”凛夜轻叹一声,“你这是骗我话啊,想让我得罪人,只能跟着你的小队是不是?臭小子,挺阴啊。”

  一阵沉默。

  见师弟不像是在打趣开玩笑,凛夜轻轻咳了两声,道:“你有什么难言之隐,尽管说出来吧。我是你师兄,不会害你。”

  “我怕我没法活着进新兵营。”

  “怎么可能?”凛夜一时间慌了神,“我的好师弟,把你那倒霉孩子的嘴闭上,呸呸呸,咒别人,别咒自己啊。”

  “风灵师难对付,还是火灵师更难对付?”接着,白涟舟又问。

  凛夜有点不知所措,他不知道这前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才让师弟在几天的加练之中滋生出这样的心情来。

  难道是因为唯一的蓝期和唯一的紫期关系紧密,让别人心生嫉妒了吗?

  还是风火两国的灵术师跟他们心生嫌隙了?

  在他的认知里,白涟舟和詹森·西塞尔,就是两个叛变了的间谍,只不过现在还在周旋阶段,他们二人的势力还没有稳固的扎根在维奥莱特帝国,所以没有狡兔三窟的机会。

  但绝不至于让他们现在就暴露底细。

  “这个......我不知道。但现在西塞尔和嘉娜长官在,就不会让你发生危险。”

  白涟舟笑着摇摇头,说道:“如果你跟我一样,曾经在压抑的气氛里度过半年,每天都在痛苦和内疚自己害死了战友......甚至要跟母国的人周旋,你也会对周围的环境格外敏感。”

  “放宽心吧,你夜哥还能不护着你?”凛夜就缺一根安慰人的中枢神经,这会让翻着白眼说:“要不你从早到晚去训练场待着,累死总比被人谋杀了强。”

  “行。”

  原本以为这只是随口一个回答,结果接下来的三天里,白涟舟真的泡在训练场里不出来了。

  嘉娜长官和小西塞尔都吓坏了,他们已经看见少年跑出去吐了好几回了。

  白涟舟知道,心存侥幸是没有用的,天启神树周围真正的危险可不一定是亡灵死士。

  要不是现在外面有神统军的士兵驻守,他的压力会更大。

  不光要担心里面的人,还要担心飞来横祸。

  训练的时间线拉长,导致有越来越多的灵术师慕名前来,这一周里,大约有四百余人参加了杀伤度测试,但根本没有达到黄期以上的人,很遗憾。

  甚至有些维奥莱特帝国的灵术师认出了黑了两度的格温德林和凛夜,礼貌地打了个招呼,便被请离了这片区域。

  “如果真的有人能打出个好成绩,会被留下来吗?”这是这两天嘉娜长官听到过最多的问题。

  “会,但前提是,有人放弃。”她对每个人都这样回答。

  七十个人,淘汰掉二十个。

  用小西塞尔的话来说,这是一种变相的劝退,末位的人要么自我放弃,要么绝地反击,爆发实力。

  而外面陆陆续续到来的人,更像是一种刺激。在这种末位淘汰制之中,其实能让有限的军事资源做最合理的倾斜,这是有利于培养高端人才的,但是需要顶着绝大多数人的不满,新兵源的流失,甚至老兵的诟病。

  “既然他们都来了,我们总能吃点人吃的食物了吧?”一位灵术师问了一句,似乎意有所指地看着自己的同乡好友。

  “就是就是,我都一个月没见过衣着干净利落的人了。”有人附和道:“有必要弄得我们像逃难一样吗?”

  白涟舟默默地记着这些人说的话,他们不是危险的群体,所以可以稍稍放松一些。

  至于那些在角落里一声不吭的,才是最为危险的存在。

  在他心里,诱杀仍在继续。

  他们只是缺少一个合适的时机。

  凛夜一如既往地坐在白涟舟身旁,沉默着,陪着他一起眺望远方。

  “师兄,我们有未来吗?”

  “有,而且很美好。”

  因为他如今正在走的路,甚至可能包括未来的生与死……一切,都是从那个不成功便成仁的占星仪式开始的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