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小说 奇幻玄幻 异梦之浮生仙都

点击书签后,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六章 遭人举报

点击下载昼白读书网APP小说转码失败请多刷新几次章节即可恢复

异梦之浮生仙都 菜什么鸟 4648 2021-06-10 23:17

  从考古所出来,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。虽然,现在的交通那么发达,按理说应该会顺顺利利的到达目的地,但是我总感觉事情不会像想象的那样顺利,由于夏小天已经不是部队里的兵,所以,所长托人搞了个持枪证明,给我们三个人每人佩戴了一把五四,五十发子弹。八爷在哪都一样,有的吃有的睡就行,夏小天还好,兵营出身,身手还可以,一路上还可以仰仗照顾,至于我,一介书生,手无缚鸡之力,这样的三个人想顺利的找到那道长,估计要费一番功夫了。

  所长并没有告诉夏小天为什么要跟我一起去,只是告诉她,组织上安排了任务,让她辅助我去完成。

  交通工具我选择了火车,而不是飞机,是因为我不相信飞机,报纸上、收音机里,都听到过许多有关飞机失事的新闻。我打心眼里不喜欢飞机这种交通工具,危险系数很高,不如火车来的安稳,放心。

  面对同样仿若刹那间衰老的夏所长,想起办公室里托付的话,我看着他,重重的点了点头,让他安心。此去无论遇到什么事情,我都会把她女儿的安全放在第一位,虽然这并不值得我去做,但是同样是一个心疼孩子的父亲,我有什么理由拒绝?这不由得让我想起我的父亲。

  挥手告别。没有眼泪,没有拥抱,一切似乎是那么平静。只有夏小天眼睛红红的,强忍住不掉眼泪的说了句“爸,保重”三人踏上了南下的火车。

  八爷体格好、耐力强,负责背着携带的东西,有了那张证明,很顺利的便登上了火车,上了火车之后,三人找到自己座位之后便坐了下来。由于吉省到福建没有直达火车,中途需要转换班车,下一站应该是沈市,所以上了火车之后,三人并没有闭目休息,而是相对而坐。

  “疯子,为啥工作不要了,出去旅游?”我没有对八爷说实话,就说想出去旅游散散心。所以八爷才有此一问。

  我没有直接回答八爷的话,而是看向夏小天。

  “你相信诅咒吗?”

  “诅咒?”

  “对,就是有的人碰了那些不该碰的东西,被诅咒了,信么?”

  “你想说什么?”

  “你想说什么?”八爷和夏小天同时惊讶的看着我,说道。

  “我被人下了诅咒,因为我碰了不该碰的东西。”我答应过所长,暂时不会告诉夏小天这些事情。所以,我撒了个谎。

  “碰了什么不该碰的东西?”八爷问道,夏小天也同样疑问的看着我。

  我从随身携带的背包里拿出了那面铜镜,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桌子上。夏小天伸手想去拿起铜镜,我制止了她“不要碰,这面铜镜被人下了诅咒,谁沾染了它就会被诅咒,活不过而立之年。”

  夏小天连忙把手缩了回去,瞪大眼睛看着我“你从哪听来的?”

  “你别管我从哪听来的,总之,你可以选择不去,而且,我不想自己糊里糊涂的死掉,死也要让我死个明白。”

  “你这人怎么这样啊,不让碰就不让碰,至于这么说话吗?”夏小天顿时脸色就不好看了。倒不是我不待见她,而是任何事都有原因,如果她父亲不带着我父亲去去那个墓里,如果不动里面的东西,如果不私藏那两件玉佩,我和夏小天也不会遭到诅咒。按理说我和夏小天属于同病相怜的人,只是她不知道,而我知道。

  “不好意思,我心情不好,语气重了。”

  “懒得理你,我去休息了。”夏小天说完就出去了,她的卧铺在我和八爷的隔壁,毕竟男女有别,诸多事都不方便。

  八爷见夏小天走了之后,坐在我对面。

  “疯子,这镜子真的有诅咒?你别骗我,咱俩可是好兄弟啊!”八爷不信有什么诅咒之类的事情,但是他信我“你说的,不会是真的吧?”

  “有诅咒的不是这面镜子,而是这块玉佩。”我从胸口掏出那块玉佩。

  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八爷说了一遍,八爷惊的目瞪口呆。

  “这都什么年代了,居然还有这种事情?”八爷满脸的不信。

  “我怀疑我们去的那个古墓,应该是巫族的某个首领的陵墓,我们看到的那具棺材里躺着的人应该是耳墓室里陪葬的,主墓室咱们没找到,否则,咱们也不会只遇到石门关闭那么简单的机关了。”我把二十年前的事情串联在一起,思考了一下,对八爷说道。

  “那这面镜子?是那个棺材里的?”八爷疑惑的问道。

  “对,除了这面镜子,还有一样东西”我从背包里拿出那个牛皮纸包裹的东西“这个是跟铜镜一起拿出来的,只是我看不懂,这不是汉字,应该是巫族的某种文字,这次咱们是去南方寻找二十年前的那个道士,兴许他能知道一点线索。”

  “南方这么大,我们去哪找那道士,这无异于大海捞针,这得走多少路,受多少苦啊”八爷嘴里嘟囔道。

  “比起十年之后我和夏小天双双殒命,这点苦,不值得一提

  。八爷,这趟出行,路途免不得遇到什么困难和危险,要不,下一站你再坐返程回去吧”我不想我的兄弟跟着我受累,况且这件事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。万一中途发生什么不幸,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。

  “你这说的什么话,咱俩兄弟嘛!”八爷嘿嘿一笑“你的事就是我的事”

  “好兄弟!!”双手对拳,豪气顿生!

  一路无话,凌晨一点左右的时候,我们到达了沈市火车站。下一班转换班车的时间是今天下午,所以,下了火车以后就近找了间旅馆,要了两间房间。

  大半夜的,天又那么冷,最开心的事就是洗个热水澡,舒舒服服地睡个觉。夏小天还为昨晚上的事情生气,进房间洗完澡之后直接睡了。八爷也挺累的,躺床上不愿意再动。只有我睡不着。

  我在想,如果找不到那道长,后面的路该怎么走,十年的时间说短不短,说长却也不长。关键是,找不到那道长,就无法知道解开诅咒的方法,无从下手。想要解开诅咒想必也不会那么简单,那么我们所要面对的事情就不会简单……

  迷迷糊糊我睡了过去。

 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,距离班车到站还有两个多小时。简单的洗涑之后,八爷拎着两袋东西走了进来。

  “快来吃点东西吧,一觉睡醒肚子都快饿瘪了,你先吃着,我去叫她过来。”八爷估计是饿坏了,醒来之后就跑出去买了些饭菜回来。

  八爷还没出门,就听见楼道一阵脚步声,夏小天急匆匆的跑了进来“快点躲起来,有警察,好像是冲着我们过来的”。

  情急之下,三人拥挤着回到了房间里,轻轻的关上了房门。只听见外面噪杂的脚步声,我示意他们俩别说话,轻轻的打开一丝缝隙,透过缝隙我看到走廊上两旁全是警察,手里都握着枪,慢慢的朝这边走过来,轻轻关上门,看了看身后的两人,示意他们不要做反抗,把枪掏出来,放在了就近的桌子上。

  就在我们三人刚刚把枪放好,旅馆的房门被一脚踹开,一下子涌进来十几个手持枪械的警察“不要动,把枪放在桌子上,抱头蹲在地上”为首的一个警察说道。

  三人瞬时抱头,蹲在地上不敢轻举妄动。门口持枪的两个警察走过来,把桌子上的手枪没收掉,在房间里翻了一通,轻声对那个为首的警察说了句“没有”,只见为首的警察转身走了出去“全部带回去”。

  警察局。一个不是很大的审讯室,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警官坐在办公桌的一角,盯着我们三人,许久不说话。这个人的眼睛,很毒,之所以说很毒,是因为这个人的眼神能直击人心,能让一般人不敢与之对视,我们三个人都低着头,不说话。

  过了许久,络腮胡警官说话了“说说吧,身上携带枪支和少量弹药,准备去做什么?有什么企图?最好不要说谎。”

  都说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,没经历过这种事的我们,有点慌乱,虽然在考古所时常也与地方警察打过交道,但毕竟这次出来,私事为主,携带的枪支也仅仅是跟所里汇报过,警察拿这件事情说事儿,也怪不得人家不讲人情。

  坦白,我抬起头,看着那络腮胡警官的眼睛,一股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和盘托出,至于所为何事到没有实情相告,还说了所里的电话,可以电话过去询问详情。

  “你最好说的是实情,不然的话,携带违禁物品的罪名你是坐实了。”络腮胡警官转身回到办公桌前,拿起了电话,拨出了我刚刚报的号码。

  “我是沈市公安局的,询问一下……好,就这样”

  “没事了,你们走吧,枪支弹药没收,具体情况要等你们所里的批文下来,暂时不要离开沈市,随时传唤,要随时来警局备案”。

  出了警局,也没心思在沈市闲逛,回到来时住的旅馆,刚进门就看见旅馆老板眼神怯怯的,似有似无的躲避我们三人。不用想,这次的事一定是他举报的。这也不能怪人家,80年代混社会的地痞多了去,怕事儿的更多,为自己着想也没什么错。我们也没说什么,只道是让老板烧点热水送到房间,然后三人一起上了楼。

  “出门没看黄历,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缝,要不是这档子事儿,咱们都坐上了南下的火车,这下好了,等几天还不知道,还不能出沈市,不坐火车咱们搭个顺风车也行啊……”一进门,八爷就嘟嘟囔囔的,显然是气不过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